奏响得胜的乐章——唐莉牧师

 20191027上午第一堂崇拜

主持:宋  方传道

证道:唐  莉牧师

经文:提摩太后书四6-8,16-18

题目:奏响得胜的乐章

引言

  我们每个人都会经常听歌,每一首诗歌都有它的高潮部分来表达最深的情感和思想,通过乐符的高低起伏,表现它平静或高昂的情绪。就像今天诗班献唱的诗歌一样,是以诗歌的高潮部分进入,充分表现这首诗歌的中心思想是“要依靠主”。我们的人生亦是如此,都有起承转合,高低起伏。保罗的一生也是这样,经历了许多苦难,最终为主殉道。在他离世归天时,总结了自己一生的信仰状态和属灵生命状况。保罗在他属灵生命的高峰、在面对苦难时,都没有埋怨,而是用他坚定的信仰奏响了人生最终辉煌的乐章。

一、美好的仗已经打过了
  提后四6—7:“我现在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保罗清楚知道,自己肉体生命的终结即将来临,他总结了自己信仰的一生,从被主耶稣拣选开始,到此为止。在他看来,这是打仗的一生,他不认为这是苦难和痛苦,而称为“美好的仗”,他爱神爱人的心就在此表现出来。在他看来一生中唯一值得去做的事情,就是去争战。具体表现在7个方面。

1、保罗与撒旦争战

  “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两“争战”原文都作“摔跤”) (弗六12) 。

2、保罗与犹太人和外邦人的罪恶争战

  “你该知道,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因为那时人要专顾自己、贪爱钱财、自夸、狂傲、谤讟、违背父母、忘恩负义、心不圣洁、无亲情、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性情凶暴、不爱良善、卖主卖友、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这等人你要躲开”(提三1—5)。人的本性原是如此。今天我们自己或身边仍是会有这些人性罪恶的出现,有的人可以说出很多属灵的话或有一些属灵的表现,却没有真正属灵的行为,这说明他没有基督的生命在里面。

3、保罗与恪守律法的犹太教争战

  “但有些犹太人从安提阿和以哥念来,挑唆众人,就用石头打保罗,以为他是死了,便拖到城外”(徒十四19)。

4、保罗与教会中的唯信主义和败坏争战

  “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这等人你要躲开”(提后三5)。“因为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提后四3—4)。很多人为了让自己的肉体得到放纵,所以只说信就行了,却没有任何行为与信心见证出来。这只不过是一些人为了没有信仰行为而找的借口。纯正的道是朴实的道,是圣经生命的真理,关系到我们生活信仰的方方面面,而不是为了博取人的好奇,刻意讲说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5、保罗与假师傅争战

  “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牧养神的教会,就是他用自己血所买来的(或作‘救赎的’)。我知道我去之后,必有凶暴的豺狼进入你们中间,不爱惜羊群。就是你们中间,也必有人起来,说悖谬的话,要引诱门徒跟从他们。所以你们应当警醒,记念我三年之久昼夜不住地流泪,劝戒你们各人”(徒28—31)。“弟兄们,那些离间你们,叫你们跌倒,背乎所学之道的人,我劝你们要留意躲避他们。因为这样的人不服事我们的主基督,只服事自己的肚腹,用花言巧语诱惑那些老实人的心”(罗十六17—18)。

6、保罗与歪曲更改福音的人争战

  “我希奇你们这么快离开那藉着基督之恩召你们的,去从别的福音。那并不是福音,不过有些人搅扰你们,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但无论是我们,是天上来的使者,若传福音给你们,与我们所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我们已经说了,现在又说,若有人传福音给你们,与你们所领受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我现在是要得人的心呢,还是要得神的心呢?我岂是讨人的喜欢吗?若仍旧讨人的喜欢,我就不是基督的仆人了。弟兄们,我告诉你们,我素来所传的福音,不是出于人的意思,因为我不是从人领受的,也不是人教导我的,乃是从耶稣基督启示来的”(加一9—12)。

7、保罗与世俗的恶争战

  “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你们若顺从肉体活着,必要死;若靠着圣灵治死身体的恶行,必要活着”(罗十二2—3)。“岂不知在场上赛跑的都跑,但得奖赏的只有一人?你们也当这样跑,好叫你们得着奖赏。凡较力争胜的,诸事都有节制,他们不过是要得能坏的冠冕;我们却是要得不能坏的冠冕。所以,我奔跑,不像无定向的;我斗拳,不像打空气的。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林前九24—27)。

二、当跑的路跑尽了

  保罗有三次旅行布道,为建立外邦教会,所以保罗也称为“外邦人的使徒”。安提阿是第一个把信徒称为基督徒的外邦教会。保罗第一次旅行布道记载在《使徒行转》十三章、十四章;第二次旅行布道记载在《使徒行转》十五章到十八章;第三次旅行布道记载在《使徒行转》十八章到二十一章。新约圣经中,有十三卷书被称为保罗书信,这是他建立外邦教会,说明“当跑的路已经跑尽了”的证明。当然,保罗书信并不止新约圣经中记载的这些,还有很多,只是没有被记载在圣经中。有的书信也可能因为历史原因而遗失。但无论怎样,这十三卷书已经可以充分证明,保罗对外邦教会的建立所做出的伟大贡献。

三、所信的道守住了

  林后十一23—28:“他们是基督的仆人吗?(我说句狂话),我更是。我比他们多受劳苦,多下监牢,受鞭打是过重的,冒死是屡次有的。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被棍打了三次,被石头打了一次,遇着船坏三次,一昼一夜在深海里。又屡次行远路,遭江河的危险、盗贼的危险、同族的危险、外邦人的危险、城里的危险、旷野的危险、海中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饥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体。除了这外面的事,还有为众教会挂心的事,天天压在我身上。”这段经文我在两周前已经和弟兄姊妹分享过了。“守住”就是坚持到底的意思。保罗在极其恶劣艰难的环境里面,仍然坚定了自己的信仰,一直到生命的末了。“道”就是我们所信的神。保罗说,我知道所信的是谁,他能保全我交付他的,直到那日。所以保罗坚守所信的这一位神,无论遭遇何种困难或逼迫,他都坚定自己的信仰。保罗的坟墓就建在他为主殉道的地方。今天,我们在经历环境时,是否能守住自己所信的道?有人的天路只走了一半,有人走了多半,但如果不能走完这条天路历程,最终不能成为天国的子民,真的是很可惜!

  顺服是爱神的一种表现,很多时候,我们嘴上说爱神,但总会为了自己的面子有各种想法,却不能选择顺服神。这说明我们爱神的心还远远不够。保罗的一生是顺服的一生,保罗为了“一根刺”,三次求主拿去,但主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保罗选择了顺服。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学像保罗的信心、爱心和顺服神的心。

四、得公义的冠冕

  提后四8:“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惟有主站在我旁边,加给我力量,使福音被我尽都传明,叫外邦人都听见。我也从狮子口里被救出来。主必救我脱离诸般的凶恶,也必救我进他的天国。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永远远。阿们”(提后四17—18)。

  “靠你有力量、心中想往锡安大道的,这人便为有福。他们经过流泪谷,叫这谷变为泉源之地,并有秋雨之福盖满了全谷。他们行走,力上加力,各人到锡安朝见神”(诗八十四5—7)。“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来十二1)。

1、他对基督的确信,当“那日”必得公益的冠冕

2、保罗对众圣徒的鼓励,不但是给众圣徒,也是给今天跟随主、爱主的每位弟兄姊妹的鼓励

3、把一切荣耀归给神

  “惟有主站在我旁边,加给我力量,使福音被我尽都传明,叫外邦人都听见。我也从狮子口里被救出来。主必救我脱离诸般的凶恶,也必救我进他的天国。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永远远。阿们”(提后四17—18)!

1)、主在身边

  当时保罗被下在监狱里,尼禄的残暴行为让一些保罗身边的朋友不敢去探望或帮助他,但主在他身旁加给他力量。

2)、福音的信息尽都传明

  今天很多地方或是异端总是为附和人的喜好去传讲信息,而不是为了讲明基督福音的真理。所以,我们在一个地方听到的内容不是传讲耶稣基督的救恩,只是符合人内心欲望的需求,比如恩典福音,只讲恩典,不讲审判;又比如成功神学,只讲得到神的赐福,不讲人的努力和付出,把奉献当作与神的交易;这都是错误的思想言论。

3)、主救我脱离凶恶,主也救我进入天国

  每个人的肉体都会有离世的一天,我们对待死亡是坦然接受,还是恐惧战兢?我们生命的意义是重于泰山,还是轻于鸿毛?这都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4)、荣耀归主

  荣耀归神是没有穷尽的,从永远到永远!

五、结语

  “靠你有力量、心中想往锡安大道的,这人便为有福。他们经过流泪谷,叫这谷变为泉源之地,并有秋雨之福盖满了全谷。他们行走,力上加力,各人到锡安朝见神”(诗八十四5—7)。 “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来十二1)。保罗因福音的缘故,将福音传到外邦,他不怕艰难困苦,流泪撒种,必欢呼收割。

  今天我们能够得享福音的救恩,离不开保罗和众圣徒们的辛勤付出。我们要学习保罗的美好榜样,更要学习基督耶稣留给我们的美好榜样,让我们轻看一切属世的东西,重看永恒的生命和公义的冠冕。像保罗那样在人生最后的阶段能够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也已经守住了,将来必得公义的冠冕”。最终,奏响那生命的美好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