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的流向——田枫传道

2018年9月9日晚间崇拜

主持:申国晨传道

证道:田 枫传道

经文:马可福音七24—37;以赛亚书三十4—6

题目:恩典的流向

引言

  战国时期,齐国有一位著名的学者名叫淳于髡。他博学多才,能言善辩,被任命为齐国的大夫。他经常利用寓言故事婉劝齐宣王,有一次他用一个狗兔相争农夫得利的故事使齐国百姓免遭战乱之苦。齐宣王甚是喜欢人才,于是让淳于髡举荐人才。淳于髡一天之内接连向齐宣王推荐了七位贤能之士。齐宣王很惊讶,就问淳于髡说:“寡人听说,人才是很难得的,如果一千年之内能找到一位贤人,那贤人就好像多得像肩并肩站着一样;如果一百年能出现一个圣人,那圣人就像脚跟挨着脚跟来到一样。现在,你一天之内就推荐了七位贤士,那贤士是不是太多了?”淳于髡回答说:“不能这样说。要知道,同类的鸟儿总聚在一起飞翔,同类的野兽总是聚在一起行动。因为天下同类的事物,总是要相聚在一起的。我淳于髡大概也算个贤士,所以让我举荐贤士,就如同在黄河里取水,在燧石中取火一样容易。我还要给您再推荐一些贤士,何止这七个?”

  这个故事说明一个道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弟兄姊妹你是否发现,我们在不自觉中就会有所归类,在归类同时也限制了我们的圈子,固定的圈子也决定了我们的信息传播范围。今天藉着所读的经文分享一个题目:《恩典的流向》。

一、耶稣职场的转变                可七24

  “耶稣从那里起身,往推罗、西顿的境内去。进了一家,不愿意知道,却隐藏不住”(可七24)。“耶稣从那里起身”,从叙述的次序来看,那里是七章1至23节发生论争的地方;加上讲究用礼仪和洁净来区别人的法利赛人和文士挑战耶稣,那里必定是犹太人聚居的地方。马可在这里记述耶稣离开了犹太人的地方,却没有说明耶稣进了的一家是谁的家,也没有解释耶稣为何不愿意人知道,究竟是疲倦要退休,还是对以宗教领袖为代表的人心刚硬感到沮丧?无论如何,耶稣的行动路线从这里有了转变,转到外邦人和少数犹太人一起聚居的推罗,进而又经过西顿,穿过低加波利,这三个地方都是外邦人的聚集地。在耶稣所经过的这些地方发生了腓尼基妇人的女儿和耳聋舌结的病人得医治的事。

  推罗原是巴勒斯坦西面沿海对开的一个小岛,约七百至八百公尺阔。根据考古证据,早于公元前2700年已经存在,在公元前900年左右首次进入繁华阶段(即以色列王国时代),随后逐渐成为以经济力量见称的商业城市。在公元前四世纪,亚历山大攻占推罗,并建筑堤道将推罗与巴勒斯坦西面海岸连接。不同时代推罗都有增建发展,迄今推罗已经是与巴勒斯坦西岸连成一起的半岛。在犹太的历史中,推罗和西顿是沿海商贸城市,十分繁华自恃,旧约先知以西结和撒迦利亚都曾经指斥过:

  主耶和华对推罗如此说:“在你中间行杀戮,受伤的人唉哼时,海岛岂不都因你倾倒的响声震动吗?那时沿海的君王都要从宝座下来,除去朝服,脱下锦衣,披上战兢,坐在地上,不停发抖,为你而惊骇。他们必为你作哀歌,向你说:‘你这闻名之城,航海之人居住,海上最为坚固的,你和居民使所有住在沿海的人无不惊恐,现在竟然毁灭了!如今在你倾覆的日子,海岛都要战兢;海中的群岛见你归于无有就都惊惶。’”主耶和华如此说:“推罗啊,我要使你变为荒凉,如无人居住的城镇;又使深水漫过你,大水淹没你”(结二十六15-19)。推罗为自己建造坚固城,堆起银子如尘沙,纯金如街上的泥土。

  对旧约稍有认识的话,对推罗的印象绝不会空白或中立。马太福音将推罗、西顿与所多马类比(太十一21—24),正好反映负面的印象多么广泛。一世纪犹太学者约瑟夫的作品,见证推罗与犹太人万缕千丝的关系和。恩怨在《反驳阿皮安》中,约瑟夫形容推罗人是犹太人的死敌。公元66年,犹太人起义反抗罗马,推罗人趁机囚禁并杀害城内大批犹太人。从种种迹象所见,马可福音极可能就是写于公元66至70年间,事件正凸显犹太人和推罗人之间的恩怨。

  耶稣如何去这样一个地方?前面第六章马可记载耶稣到了自己的家乡拿撒勒,但是拿撒勒人却厌弃耶稣。因为太熟悉所以轻视、不相信,拒绝耶稣以及他的教导,以致耶稣无法行使他的职事;还有接下来七章五至十三节以宗教领袖为代表的处处逼迫。在马可的记载中,耶稣离开家乡转到外邦人聚集之地推罗。

  面对神,我们的回应是什么呢?面对我们身边的熟悉的牧师、长老、传道员,我们的态度又是如何呢?我们是否轻视与拒绝呢?

二、一次冲突的会面                可七25—30

  推罗境内一位希腊人、属叙利腓基族的妇女来到耶稣面前,绝非寻常会面。腓尼基人是历史上一个古老的民族,自称为迦南人,是西部闪米特人的西北分支。生活在地中海东岸相当于今天的黎巴嫩和叙利亚沿海一带,他们曾经建立过一个高度文明的古代国家。公元前10世纪至公元前8世纪是腓尼基城邦的繁荣时期。腓尼基人是古代世界最著名的航海家和商人,他们驾驶着狭长的船只踏遍地中海的每一个角落,地中海沿岸的每个港口都能见到腓尼基商人的踪影。腓尼基人建立的最大的城市是推罗,今天我们熟悉的26个英文字母,源头是腓尼基人的22个字母。据说,“腓尼基”是古代希腊语,意思是“绛紫色的国度”,原因是腓尼基人居住的地方特产是紫红色染料。腓尼基人强迫奴隶潜入海底采取海蚌,从中提取鲜艳而牢固的颜料,然后用紫红色染成花色的布匹运销地中海各国。

  从马可对这位腓尼基妇人的描述,我们就可以看出腓尼基妇人家庭背景的不一般。她的女儿不是像普通人家是躺在褥子上,而是躺在自己的床上。腓尼基妇人代表的是富有的剥削阶级,耶稣则是一个木匠之子,代表的是被剥削被压迫的贫穷阶级,接下来的对话是代表两个阶级的对话,一开始就产生了强烈的碰撞。虽然这里有强烈的碰撞,但是和面对自己同胞的不同之处在于,这次的碰撞并没有产生拒绝和不接受。在马太福音对此事件的记载上又特别的强调妇人的信心、承认、悔改,带来的是耶稣的赦免与医治。

  我们的信仰历程中是否有这样激烈的冲突,面对冲突我们的回应是什么?我们是否抓住了机会?我们的回应是否使我们失去了蒙福的机会,是否失去了神的恩典?

三、一次恩典的医治                可七31—37;赛三十五4—6

  马可福音七章三十一节提到耶稣辗转的推罗、西顿、低加波利,这都是外邦人聚集的地方,从地图上看耶稣从推罗北上西顿再往东到了低加波利,然后南下迂回至加利利海,耶稣走了一个倒U字型的路线,转了一圈又回到起跑线。被家乡同胞拒绝,以及被以法利赛人为代表的宗教领袖逼迫之后,耶稣的行进路线转到了外邦人之地。从某程度上来说,推罗腓尼基妇人的故事,的确显示了耶稣外邦执事的开始,只是这个转折点不是由耶稣改变的,乃是由外邦人面对真相所带来的回转,这与宗教领袖和家乡的同胞面对真相的逼迫、拒绝、不接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马可福音七章三十二节有人带了一个耳聋舌结的人来求耶稣医治,“耳聋舌结”是身体障碍的一种,在读写文化既不普遍又昂贵的古代,不能听不能说也不能写,这种障碍的痛苦及其沉重。结合以赛亚书三十五章四至六节,神籍先知预言要解放耳聋舌结的应许来看,这是神应许的实现。这个背景也显示了,耶稣对于这个耳聋舌结之人的医治有着非凡的意义,说明了医治的重点,应许已经临到了外邦人。

  从耶稣与推罗妇人的对话“不好拿儿女的饼给狗吃”,也揭示救恩的顺序是先犹太人,再外邦人。犹太人有强烈的民族优越感,但是由于他们的不信,原本先要临到他们的救恩转向了外邦。耶稣这次外邦之地的行程,成就了耳聋舌结的人被医治释放。耶稣不是常去外邦之地,耳聋舌结的人抓住了这次机会,使得他蒙受了神的恩典的医治。

四、结语

  恩典在古典文学中是指从神或是人而来的各种礼物,或吸引人注意的美事,甚至包括人所羡慕的特性。基督教的信仰是个充满恩典的信仰,因为基督教所信的神是位满有恩典的神(彼前五10新译本)。他以恩典待世人。“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五45)。在旧约中,恩典是指神对他自己选民的看顾和辅助。他不轻易发怒且报答人的好行为,他愿意赦免人的心等待人的悔改。在新约中,这个字共用155次,其中三分之二是记载在保罗书信中。保罗极其强调:恩典乃是神借着耶稣基督流血而完成的救赎功夫(罗三24-25)。耶稣基督是神赐给世人的一份礼物,凡以信心来接受的人,都可以白白得着。我们不要拒绝神的恩典,对于拒不接受的恩典就会转而流向别处。恩典的流向不是在于别人,而是在于你自己的回转和接受!